任店长°

杂食,爬墙,闲时更新,快乐产出,不坑

【聂卫】掠影(八)

短小一更

****

卫庄的新戏在过了旧历年后才开始,这段时间没有新的通告,心安理得的瞒着韩非和盖聂赖在了一起。


韩非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卫庄的动态,他忙着股份的事情,只来得及给卫庄打了个电话,警告卫庄这一阵子不要胡来惹事。

韩非的嗅觉一向敏锐,卫庄把这事笑笑揭了过去,回嘴让韩非记得每天继续帮他盯着新闻的头条。

两人在电话里怼了近半个小时,韩非才挂了电话。

卫庄从阳台里进来的时候,盖聂已经把微波炉里的鸡蛋羹拿了出来,分成了两份,在从电饭煲里盛了两小份米饭,搁在了餐桌上。

“夜宵?”卫庄坐在餐桌片,抬眼看向盖聂,手里拿了筷子,然后轻轻舔了一舔。

盖聂瞬间的感觉都不好了,他嘲笑卫庄,“你的粉丝知道你现在走邪魅一笑这个路线了吗?”他就站在桌前,看着卫庄白色的发顶,卫庄听了这话,似是有些无趣,挑了米饭继续送进嘴里。

不多时,他的碗里就多了一个勺子。

卫庄绕开那只勺子继续吃着米饭,那白白的米饭里煮进了嫩的玉米粒,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盖聂在他面前坐下。

是两份一模一样的夜宵。

竟也吃出来了分烛光晚餐的浪漫情调来。

最后是盖聂刷的碗。

ᝰᝰᝰᝰ

亲吻要来的突然一些,一不小心就被啄了脸。

盖聂摸摸被亲过的地方,还有点湿润的感觉。

他凑到卫庄身边,卫庄正抱了笔记本,在刷着Douban评论,盖聂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卫庄有这种爱好。

“看什么?”盖聂问着,却已经注意到了关键词。

卫庄把笔记本屏幕分给了他一些。

是《蜘蛛女之吻》的书评。

“怎么想起看这个了?”盖聂问。

“无聊。”卫庄也只简单的回答,鼠标不停的往下拉着,他腾出手把自己左耳的耳机塞进盖聂右耳里。


舒缓的音乐就流进了耳朵里。

他们一起刷了几页的的评论,其实并不能看到写的太好的书评,长评扯的太多,两人看到扯得太厉害的书评就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到后来就不顾形象的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互相吐槽这人写的什么玩意儿,然后上升本人嘲讽起来。



等两人笑成一团慢慢平复下来心情,卫庄把自己大腿上的人嫌弃推开,合上了电脑,起来伸伸懒腰,给自己倒了杯水,他拿着杯子,站在桌子前,盖聂给他递了包刚刚拿出来的枸杞。

“养生?”卫庄看着盖聂不屑道,拆了包装把枸杞倒了进去。

透明的杯子里颜色不再那么单调,一粒一粒枸杞盘旋着落了进去,卫庄喝了点,有一丝丝的甜,他喝进了一粒枸杞,软软的,味道似乎也不错。

盖聂坐在旁看着卫庄皱着眉喝完了整杯枸杞泡的水。

杯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玻璃碰撞桌面的声音,勺子撞击玻璃杯壁的声音进入耳朵里。


相比于声音,盖聂对色彩更为敏感。


比如说当下的布局和构图——米黄色壁纸下,灰色沙发上裹着白色高领毛衣的卫庄。


你就是蜘蛛女,盖聂在心里想。

如何秀恩爱?

双璧短打…

大概是食梦者的那个设定…

¥¥¥¥

蓝涣在从蓝湛梦里来到他生活的真实世界里已经快有七年了…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到了快要离开的时候。


蓝涣因一直生活在人类的梦里,因此完全不需要蓝湛花点时间去教他如何在这个现代社会生存。

柏拉图式精神恋爱,两人竟然没有相互正式告白过一次!蓝湛这个少了恋爱脑的人甚至连秀起来恩爱也是暗戳戳的,像极了解数学题似的迷——就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在秀恩爱。


比如:朋友圈发了两张图片,左边的Q版小人是他自己画的,右边的小人是蓝涣画的,配文案:[表情爱心][表情爱心]


好友在下面评论,“蓝哥哥,你画的?”

“画的好可爱QAQ”

“……”

蓝湛一率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Orz。


再比如今日又要暗戳戳的秀,难得跟上了官宣体,在朋友圈发文:

文案:官宣[爱心]
配图:蓝涣背影JPG.

结果这次的评论:

朋友一:“这不就是你吗?”

朋友二:“好的,我知道你最近健身不错了。”

朋友三:“蓝湛这只单身狗果真没有对象哈哈哈哈哈”

…………

朋友N:……

蓝湛统一回复评论:我不单身

那条下面一下子炸开了锅…

“蓝湛,谁?”

“快告诉哥哥你对象是谁?”

“卧槽,蓝湛竟然有对象了!”

“火钳刘明,前排吃瓜。”

“所以你对象到底是?”

蓝湛又回:“如图所示。”

众人:那不就是你吗?Orz…

蓝湛:……

        或许应该调一调兴奋点,我现在每天晚上亢的睡不着觉,晚上两点多睡,下午一点多起来的那种…一到晚上就各种脑洞,白天一点也写不下来…这样不好…

【聂卫】掠影(七)

摄影师聂*明星庄,脑内高潮产物…缘更…

****

盖聂在晚上的时候开车回了家,红灯堵过第三个路口,手机开始响了起来,盖聂把手机拿出来,是荆轲的电话。

“阿聂,今晚来紫兰轩快活呀!”手机才刚接通,荆轲浪荡的话就传了进来,刺得耳朵疼。

“嗯?什么事。”盖聂问,“还有,好好说话。”

“阿聂,你来吧,我们聚一聚,”荆轲继续劝道,“大家都在好几个人一起呢。”

“好吧,你把房间号给我说一说。”盖聂说,他开了蓝牙,“我导航过去。”

“湘雅#404,”荆轲欢快的说着,“阿聂,爱你,快来。”


盖聂挂了电话,红灯还要再等一会儿,他调了导航往紫兰轩去。

停车场里有卫庄的车,红色的车实在扎眼,盖聂确定了车牌号,所以卫庄也在这个地方。电梯里盖聂胡乱的想着。

他往荆轲说的房间里找去,推开门的人是荆轲,房间里还有的人除了雪女,竟然还有高渐离,两人坐在一起,另外的就是高中的同学伏念,无双,还有一位是伏念带过来的好朋友颜路。

几个人看起来气氛不错,见到盖聂,知道他是荆轲的好朋友,对盖聂也不错,只有高渐离和他,稍微有一丝尴尬,却也被热闹的氛围盖了过去。

雪女依旧很好,对盖聂十分的热络。

几个人胡乱的聊着,唱着K,竟也聊了一会儿。荆轲在半途神秘兮兮拉了盖聂出了包厢,两个人站在走廊里吹风。

“阿聂,一会儿丽姬会出来。”荆轲靠在墙上说。

盖聂一时没听明白,“什么?”

荆轲戳了戳他,“你就装傻吧。不冷不热的木头,”荆轲说完,又补刀,“怪不得你到现在还没对象。”


盖聂把荆轲手拍掉,摊了摊手,他不太愿意做这样的电灯泡,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荆轲笑骂他不讲义气。


洗手间的墙白的有些过分,衬着黑的锃亮的大理瓷板就有些深沉,简单至极到有些尖锐的冰冷,棱角分明,映着人影。

不多时,身后就响起听起来冷却觉得有些暖的声音,“你怎么在这里?”

盖聂转过头,就看到了倚在窗前的卫庄。

单向的玻璃窗投射着夜景,窗户拉开了一些,卫庄明显喝了很多的酒,盖聂觉得仿佛下一刻卫庄就会倒向身后,落了下去。

盖聂还没说话,卫庄就越过他往外走,他的表情一副长年不变的漠然,盖聂跟着他来到走廊。

妖娆的女声夹着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响了起来,“卫庄,你出来的有些久了。”

卫庄看了眼前着紫色高开叉长裙的女子,点了点头,紫女注意到了他身后的盖聂,再看向他的时候眼里就有些寻味了。

这让卫庄紧了眉,他和紫女一起,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刚刚那个人是谁?”紫女有回头看了身后那也帅哥。

“Mofa的摄影师。”卫庄间短的回答,他似乎想起来更让人不愉快的事,又问,“韩非还没结束吗?”


紫女摇了摇头,“还需要一会儿,在等张良。”
她注意到卫庄的脚步有些虚,“你今天喝的有些多了…”

卫庄还是没有说话,走廊里铺就的地毯吸去足音。

“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紫女的语气很淡,飘的厉害,就像没有说过什么一样,抓不到痕迹。

“没有什么理由。”卫庄推了门,对紫女说,“你想的有点多了。”

【自动转发】

涣涣,生日快乐٩(ˊ〇ˋ*)و~

【聂卫】掠影(六)

摄影师聂×明星庄
脑内高潮产物…缘更…

链接走评论👇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1108778677995

【聂卫】掠影(五)

摄影师聂×明星庄
脑内高潮产物…缘更…

链接走评论👇,晚些可能会有下一部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0670499114310

【聂卫】掠影(四)

请叫盖聂心想事成聂٩(ˊvˋ*)و

欢迎手动戳头像找前文٩(ˊ〇ˋ*)و~

脑内高潮产物…缘更…

****

年底,卫庄拿了不少的奖项,顺便还受邀出席了HL的颁奖典礼,作为颁奖嘉宾。


他只带了一个助理,韩非也在,只是身边还多了一位穿着紫色礼服的妖娆女子。


盖聂是陪着荆轲来的,至于荆轲为什么来,在荆轲拉着自己去了后台后,见到了那位叫丽姬的小明星时,荆轲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丰富多彩,马上说明了一切。

这个家伙还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送给了这位漂亮的小明星,花束被放在了丽姬的化妆间外,荆轲信誓旦旦的告诉盖聂,说丽姬一定会收下他的花束的。



盖聂笑着摇摇头,他不好对好友的心意做出评价,因为他不想和娱乐圈的关系太深,却在刚刚那一瞬脑子里闪过卫庄的影子。



他知道他对卫庄有别样的心思,但他想拥有卫庄,不止是为了赤,裸,裸的欲望。



然后他就遇到了卫庄——另一间化妆间的门被打开。


红毯结束后卫庄换了身新的装扮,双排扣偏短的黑色西装衬得腿极长,内搭的是一件同色的高领,白色的头发解了发带,梳开露了额头,他手上还有一件黑色的长外套。

卫庄颦眉看向他和荆轲,把门拉上。



“卫庄。”盖聂和他打招呼,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明显的感觉到卫庄的一丝不高兴。


盖聂,卫庄嘴边用牙咬着这个名字,到嘴边喊出来的却是,“哦!原来是小聂。”他眼睛撩过盖聂,将盖聂从下往上扫过一遍,才看向他和他身边的男人。



荆轲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不明所以。



盖聂略有些尴尬的解释,“这是我的朋友荆轲,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卫庄没有说话,再次看了两个人一眼,套上自己的外套经过两人离开了。


两人看着卫庄又炫又冷酷的离开。

荆轲:“……”

盖聂:囧o(╯□╰)o

随即荆轲爆出一阵笑,“阿聂,你刚才就像被查水表了似的。”

盖聂给了荆轲一记眼刀,“你刚刚也很像个痴汉。”

两人互相伤害着走出化妆间,“我是小庄庄的影迷嘛!没想到小庄庄私底下中二风这么浓厚,一看就是被保护的很好。”荆轲勾了盖聂肩膀,盖聂受不了荆轲对卫庄的称呼,几次想把他撂下,“啊!”荆轲惊叫。


“又怎么了?”盖聂无奈问。

“阿聂,你刚刚怎么没提醒我和小庄庄要签名!”荆轲抱怨说。


盖聂这次是真的把荆轲这位ZZ抛下了,他有点嫌丢人。


盖聂和荆轲进了会场,卫庄现在换了个位置,身边坐的是HL公司的高层,一位穿着红色礼服的女性,韩非和刚刚他身边的美女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晚会盛典进行到颁奖的部分,已颁过几个奖项。

主持人在台上揭露一个又一个奖项的获得者。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卫庄先生上台为获奖者颁奖。”

掌声响起,盖聂清醒了一些,他忘了主持人在卫庄名字前面加的一段前缀,他只在掌声和灯光中,看见卫庄走上台,台上的灯光聚焦到他身上,可他整个人却比那灯光还要耀眼上许多,天生的想让人臣服于他,卫庄接过礼漂亮的礼仪小姐手中的奖牌,递给获奖者,又将鲜花送上,最后拍照合影下台。

整个过程卫庄无论是表情,礼仪还是细节上没有一点可以挑的出的毛病。

盖聂却不适时的想起荆轲评价卫庄的话,“一看就是被保护的很好。”

卫庄已完全走下台,因为背着光线,阴影完全遮住了他的表情,他整个人逆着光,倒让他整个人带了些别样复杂的气质。


盖聂忍住了自己抓手机拍的冲动,看着卫庄坐回自己的位置。



颁奖结束后是今晚的时装秀,盖聂将大多数注意集中在秀上,但他仍能分出了几丝注意力在卫庄身上,卫庄也在看秀,偶尔他身边的那位女士会和他交流一下,卫庄简单的回复几句。


荆轲在中途接到了电话有事离开了,他脸上略带苦涩和懊恼,“我有点事情。”


“生意上的事。”荆轲说,“我忘了我晚上还和那边还有个视频会议。”荆轲拍了脑门,“还好刚才助理提醒我了。”



“我先走了,”荆轲说,又问,“你走吗?”



盖聂摇了摇头,“我看秀。”



“好,那我先走了。”

整个秀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卫庄出来的时候,就有侍者递来了一个信封交给他,信封上上面别了一朵漂亮的玫瑰花。


卫庄隔着信封就知道那是一张房卡。


他去化妆间取了自己的东西,交给了助理,“帮我带回家,不用跟着我了,我会自己回去的。”


“可是韩少说过…”助理还没说完。


“你和他说我回韩家找韩安叙旧去了。”卫庄在提到“韩家”和“韩安”时的厌恶是怎么都藏不住的。



再出来的时候,他在电梯里碰到了盖聂。



“卫庄。”盖聂有些惊奇。

卫庄才发现自己坐错了电梯,好在电梯里只有盖聂一个人,“好巧,小聂,”他的语气里仍带了丝调笑的意味,让盖聂只觉得暧昧。



卫庄抬眼看向盖聂,他手插进大衣的口袋里,摸到一个东西,在盖聂的注视下,将那个忘了扔的信封掏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一点也没有收敛自己的厌恶气息。


盖聂一下子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卫庄再看向盖聂的时候,他身上的戾气似乎又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净净,眼睛里是一阵清明和澄澈。




而在盖聂看来却还多了丝引*诱的感觉,甚至连刚才扔掉信封的动作都带了明显的xing♂暗示。





盖聂突然有些不自在,呼吸也变得有些粗滞,他小心压制着自己心理和身体上的变化。



“谢谢你。”盖聂总算找了个话题。



“哦?”卫庄似是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值得盖聂感谢的,但他马上想了起来,“哼!”



盖聂有点不知所措,狭小的空间里他难得藏不住自己的情绪,手脚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一楼马上就到了,卫庄在电梯开之前带上了口罩,带上了衣帽,他没再和盖聂多说一句话,电梯门开的时候就离开了电梯。


地下停车场吹来的冷风让盖聂清醒过来,卫庄留给了他一车尾的灯光,扬长而去。

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盖聂摊开手心,展开卫庄刚刚擦过他时塞在他手心的小纸条,纸条上面字迹飞扬,是一个公寓的地址。



盖聂在开车去公寓的途中反复想电梯里的场景,以及那个略傲娇的“哼!”到底是什么意思。

【聂卫】掠影 (三)

过渡章,小聂的戏份较少…_(:з」∠)_
脑内高潮产物…缘更…

****

摄影棚里还有人在整理东西,卫庄身边多了位穿紫色西装套装的男人。

他们对面就是那位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金主爸爸。

盖聂是认识的,Mofa独立运营,在这位金主爸爸赢政旗下。

卫庄身边那位穿紫色西装的人大概就是老板兼经纪人,韩非。

盖聂推门进来的时候,能明显的感觉卫庄看向了自己,然后另两个人也看向了自己。

盖聂点头微微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也不太在意他们的回应,他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他听到韩非问卫庄,“那人是谁?”

然后卫庄回答,“上午的摄影师之一。”

盖聂将器材和设备进行了最后的调试,再一个一个关掉,后来的对话他没有仔细听,因为她大多数背对着他们,即使在面向他们的时候,他也很忙,调试和放回器材的间隙里,他也会偷偷抽空看一眼卫庄的侧脸。

卫庄整个人都懒懒的窝在沙发里,听着韩非和嬴政的谈话,只想快点结束这次对话。

一番毫无意义的寒暄到现在还没结束,只能说两个人都太闲了。

等嬴政的助理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剧本递给卫庄的时候,三人已经在饭桌上了。

卫庄接过剧本就递给了韩非,韩非接过便打开看了看。

这样的熟稔让嬴政脸上有些不自然。

“卫庄兄的剧本都是我先帮他审核的,”韩非笑着解释,顺便损了卫庄一把,“卫庄兄的眼神一向不太好。”

嬴政愣了一下,目光略有些揶揄的看向卫庄。

卫庄翻了个白眼。

“赢总这个意思是?”韩非扬了扬手中的剧本。

赢政将自己的后背靠在身后的椅子上,卫庄就坐在他左手边,中间隔着韩非,他的目光扫过卫庄,卫庄正低着头剥开手上的螃蟹,坐姿又乖巧又优雅。

“我觉得这个剧本很适合卫先生,”他语气懒懒的,也夹了只螃蟹在手里慢慢剥着,“剧本是个好剧本,自然要适合人。”他话是对韩非说的,可却一直在看卫庄,他想卫庄如果就坐在自己身侧,那他下一个吃的螃蟹一定是自己替他剥的。

卫庄因那道令人不愉快的视线微微紧了眉,停了手里的动作,他拿了张抽纸擦掉手上的油腻。

嬴政收回目光,“赢氏集团会全权赞助投资这部电视剧,至于导演,韩总听说过的。”

韩非的目光流露出几分期待和好奇,“哦?”他对这个剧本是十分期待的,卫庄演了不少电影,在影视圈里仍然只能算一位新人,他需要更宽的路子,更好的资源。

“说来也巧,是你以前的师弟李斯。”嬴政笑了笑,如愿看到韩非脸上的变化,连卫庄万年不变的表情也有一丝波动。

“李斯,”韩非在嘴里念着,随即打趣道,“师弟的严格苛刻在业内是除了名的,在他手底下的演员都他拍戏时从不谈感情,还重来就得重来,不满意马上就NG…赢总确实找了个好导演。”他笑着看向卫庄,眼里多了几丝幸灾乐祸,又说,“师弟现在是在您旗下的公司里吧?”

嬴政点了点头,“演员的筹备你也有决定权,只是最终能不能试镜通过还在李斯。你觉得怎么样?”

嬴政给出的条件太过优渥,可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韩非的声音沉了沉,“条件。”

一时气氛变得有些严肃。

嬴政的目光扫过卫庄,又看向韩非,“我要卫庄两年期限内,资源与赢氏捆绑。”

捆绑的条件太过苛刻,意味着卫庄在这两年内大多只能接赢氏旗下和不与赢氏相冲突的资源。

韩非不能马上给出答案,资源角逐后利益的冲突都压在了卫庄身上,韩非于公于私,都不愿意将卫庄这样送出去。

即使赢氏财大气粗,可新投资的娱乐产业,也不见得都在净赚,更不用提赢氏新收购的两个播放平台公司都已有明显的过气倾向。

“赢氏投资的剧集,角色的话语权我也愿意给你,百分之三十,利润分配可另作讨论。”嬴政加大筹码。

韩非还在犹豫,他没有向卫庄求助,因为他知道卫庄一向都听他的决定。

卫庄眼底多了丝不易察觉的嘲讽,“成交。”他打了个响指,从旁观者的位置走向最后最重要的参与者。

嬴政脸上露出了笑。

韩非却是几欲暴走,“你疯…!”是难得的失控。

卫庄摇了摇头,他看韩非时眼睛亮亮的。闪烁着的情绪让他自己也看不懂。

“合同的事我们还要再考虑。”韩非说。

嬴政知道无论再怎么考虑他们都会签下这份合同,只要接受了以后,最终的结果总会是他想要的,“合作愉快!”他说,他拿起高脚杯里酒一饮而尽。

****

Sia杂志在11月上半月出刊,作为Mofa旗下系列的主打期刊。

分两版发行,一版封面是由高渐离拍摄的那一封,另一版则是盖聂拍摄的那一封。

高渐离拍摄的那一封最终用了灰冷的色调,加了滤镜,而盖聂的则保留了色彩,只做了简单的调光处理。

内页里主刊登盖聂和高渐离在西北之行里拍摄的照片,黄土地,荒沙漠和美女的结合,倒显得也有几番别样的风情。

各时尚博主,营销号表达了此次Sia封面和内页的满意,毕竟卫庄的表现力也不用在多说,因此隐隐表达了对这位摄影新秀的期望,期待盖聂有更好的作品。

盖聂开始在圈内小有名气,他仍旧保持着自己的特有的风格,即使高渐离的风格极易将人同化,他还是保留了自己的风格。

但在给卫庄拍摄的那一天,为了反差不太大,他有意模仿了高渐离的风格。

Sia的销量很好,卫庄实力与流量并存,走的也一直是高端的实力路线。杂志拍摄的花絮发布后引发了一番轰动,直接将“卫庄 Sia花絮”推上了热搜。

那两段加起来仅117秒花絮都是盖聂熬了一个晚上剪辑出来的。

盖聂给高渐离打了电话,表达高渐离对自己提携感谢。

高渐离只笑了笑,没再多说话,只问他觉得卫庄怎么样。

盖聂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如实回答,“表现力很好,很好拍。”

高渐离笑了笑,笑里多了几分嘲讽的寒意,“提携之意不用谢我,谢卫庄就好。”说完就挂了电话。

盖聂什么都来不及问,只听到了电话里一阵忙音。

盖聂思考了高渐离话里的信息量,知道自己和高渐离间的交流算是彻底终止了,但卫庄在这里面做了什么,盖聂没有办法想清楚。

他与卫庄的交集少的可怜,再次见到卫庄的时候便是年底在各种红毯盛典上。